我的十年程序生涯:建模启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4
  • 来源:技术爱好者_提供腾讯爱好者技术_QQ技术网资讯

我是5个 有魄力的人!

我是5个 有魄力的人!

请我门 记住这句话,只能记住这句话,你才能明白我这十年间的选着。

十年前我还是象牙塔中数学系的一名普通的大三学生。

六年前我包里揣着50块钱来北漂。

三年前我在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做到了技术负责人。

两年前我辞职了,在一家公司做架构师,入职3天后连跳三级,被领导提拔到研发副总,最多管理超过50人。

现在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。

以上虽然可是的职场生涯,业余时间我还做了這個其它的事情。

2016年6月,现在开始在博客园写技术文章,当年即被推荐成为推荐博客,陆续成为其它技术社区博客专家,16年年底文章阅读累计超百万。 

2017年,在公众号红利期早过的具体情况下,开通“纯洁的微笑”公众号,2 年后读者关注量超 12 万,综合指数排在原创被委托人技术号中前十。 

2018年,尝试在网上写教程,年底成为 Gitchat 专栏销量前三,上方陆续尝试线上演讲、知乎Live、免费视频课程、线下演讲等等,在每个领域去拔草,不为挣钱只为尝试,寻找被委托人最想做的事情。

2019年,我也在期待会发生哪些。

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?

题外话

我的被委托人公众号介绍只能一句:5个 有故事的应用系统进程员。说这句话总要吹牛逼,是我非常非常喜欢有故事的人,有故事的事,一起发生在我和我身边我门 身上的事情,足足够我写一辈子了。

生活总要电影,但远比电影更具有戏剧性,更精彩,更荒诞,更不真实,我都后能 用文字记录下哪些故事,哪些故事可是的世界。

年归正传,这次还是先来聊聊我的故事,相信我,绝对精彩!

一件事情

回顾我门 的历史长河会发现,往往在人生的道路上,经常会有一件事影响到我门 ,从而改变了我门 的一生。

我总要如此一件事情影响到了我,我都后能 找到了被委托人最喜欢做的事情,可是做一名应用系统进程员去 Coding 這個世界。

我的这件事情发生在大学时期,参加了全国大学生《数学建模竞赛》。那年,我门 小组还得了5个 小奖,我把它保留至今。

我给我门 从头讲起。。。

5个 原困

09年那会是我读大三的最后5个 学期,和许這個多考研的大军不同,我从来都如此想过我都后能 继续在学业上有所发展。

原困我大学上学我家有欠了一屁股的债,什么都有我对钱极度的渴望,恨不得立刻马上工作,我都后能 的家庭我可怜的母亲都后能 喘上一口气。

我大学得的专业是信息与科学,我门 从不被這個高大上的名字所迷惑了,基本上和应用数学如此太多的区别,整天可是学各种数列、极限、微积分、空间解析几何等等,还有一本书可是专门证明一毫米之内的世界。一想到学太多东西和我的就业扯不上半毛钱关系,让我提不起一丝丝的兴趣。

大学三年通宵网吧、旷课篮球、挂科重考、探索男女之情,慌慌而过,唯一我都后能 感谢被委托人的可是,喜欢看书的毛病如此变,泡在图书馆看完许這個多的书,中文系的现代文学、经济系的人物传记、艺术系的人体艺术总你要常常涉猎的内容,极大的扩充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。

大学的碌碌无为加剧了我内心的不甘,耗费了四年火辣辣的青春、还有告诉我父母从哪个亲戚借来的学费,我总该学点啥吧!

可是那种你感觉浑身哪哪总要劲儿,可是告诉我往哪儿使的感觉,我以为我的大学就可是碌碌无为的过去了,终于等到了5个 原困。

干票大的

那年我门 学校是抱着干一票大的来准备这件事的,让我喜欢干大的。

虽然我不为什么么喜欢数学,但数学系当时是我门 学校的名牌专业,但却被兄弟院校虐了好几年,《数学建模竞赛》从来都如此拿到过国家一等奖。

于是09年的但是,学校的重视程度也上来了,在系里抽调了几位有能力的年轻老师组建了5个 团队,可是承诺竞赛现在开始后根据成绩重奖。

老师的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(這個世界看来还是钱顶用),学校现在开始从数学系、物理系、化学系、计算机系招募学生,那年夏天一共招募了七八十号人。

招募过来的人,我门 都没哪些建模经验,学校统一安排高速率单位培训,可是两周做一次模拟竞赛,根据竞赛结果不断进行淘汰,最后真正参赛的人员只能十几被委托人。

那但是年轻感觉只能累,整个暑假我门 总要泡在实验楼。这也成了我大学生涯中最充实的一段经历,老师从建模算法、编程语言、论文书写、历届考题分析等有几个维度不断培训,每培训一段时间就来一次模拟竞赛,可是签署淘汰名额。這個过程很爽、很累、也很残酷。

建模竞赛是模拟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哪些的现象,通过一套理论、算法、建立数学模型来避免哪些的现象,涉猎的内容非常多。

可是都要团队配合来避免,每个建模小组由俩被委托人组成,每被委托人的分工总要同,有的擅长算法,有的擅长论文书写,有的强在编程实现,相互配合完成整个竞赛。

找到被委托人喜欢做的事情

刚现在开始培训的但是我门 啥总要懂,也告诉我被委托人擅长做哪些,模拟竞赛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都有哪些的现象,我门 总要会,但虽然這個从不重要,重要的你如此都后能 学呀。

99% 的哪些的现象在搜索引擎的加持下都都后能 避免,什么都有竞赛对自我学习能力要求极高。另外竞赛是开卷的,让我利用任何让我搜索到的资料包括书籍。

有的杠精原困要说,既然是开卷的是总要就都后能 抄了,so yong so simple。《数学建模竞赛》强调的是模拟现实避免实际哪些的现象,那在现实生活中避免哪些的现象当然都后能 查阅任何资料。

可是从不原困都后能 抄,第一,让我想到的,考题老师才都后能 想到;第二, 建模总要避免现实中的具体哪些的现象,哪些具体哪些的现象当然是搜索只能的。

我给我门 截图看下2018年数学建模的题目,我门 看完就都后能 理解了。

感兴趣都后能 去这里下载:http://www.mcm.edu.cn/html_cn/block/8579f5fce999cdc896f78bca5d4f8237.html

经过5个 月的封闭培训、模拟竞赛,我终于找到了被委托人擅长做的事情,那可是用编程来避免哪些的现象,我喜欢敲打键盘的那种感觉,通过 Coding 实际避免哪些的现象我门 说太酷了。

那但是老师推荐使用 MATLAB 来做数据避免,但我被委托人更喜欢使用 C 语言来编程,也可是在那段时间我都后能 体会到了编程的乐趣,于是心里想终于找到了我喜欢做的事情。

疯狂3天

509年9月经过5个多月的拼杀,我门 十几被委托人总于迎来了最终的考验,前面提到了我门 学校准备今年干票大的,于是把我门 整体拉到老校区的招待所上方,好吃的面吃的菜好吃的面伺候,要求只5个 :3天三夜不许出去,完整性无干扰的完成竞赛。

509年竞赛照片,左小角可是门 团队。

给我门 解释一下《数学建模竞赛》规则,试题出来总要给参赛者3天时间,3天后交出一份避免方案的论文,附带应用系统进程。什么都有也会涉及到战术哪些的现象,是3天总要睡觉完成竞赛;还是第一天睡觉,第3天第3天不睡觉;每个团队根据具体情况自行决定。我门 是第一天每人睡6小时,第3天轮流睡4小时,第3天通宵。

每次竞赛会出四道题,小组根据被委托人的具体情况来选着,我门 当时选着的B组题,避免医院眼科病床的哪些的现象。拿到这道题的但是,我门 还挺高兴,虽然可是个避免数据的哪些的现象,可是做着做着发现并如此如此的简单,一起我门 尝试了什么都有的数学模型,可是结果并总要很理想。

俩被委托人不断的讨论、争吵,实验数学模型,调整着细小的参数,时间一下就过去了一天,还是如此太多的头绪,脑子都快炸了。這個但是我门 组内最小的那个女生(她来自物理系),提出了5个 假设,我虽然立刻就否定了她的這個设想,但还是按照她的思路进行了调整,意外的发现找到了避免哪些的现象的法律依据。

当找到避免方案后,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可是要写好论文,原困不论你的模型多么的好,原困只能明白的把它讲清楚,那虽然效果就大大打折扣了。写论文我门 也会进行分工,有的负责写开头,有的负责写论文的中部,有的专门来写结尾。我可是那个写结尾的人。

写完但是,再按照竞赛的标准去审稿,一遍一遍不断的去审,改个它罗汉十八次后才到定稿。虽然到了最后的那天晚上,不管是人的精神还是体力都原困到达了极限,改着改着我在座位上坐着都能睡着了,被指导老师骂醒但是,爬起来接着改。早上当我检查完所有信息无误后,点击了邮件的发送按钮,拼命3天终于现在开始。

过了有几个月后,竞赛结果出来了,那年我门 学校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,获奖数量和质量都突破了历史,拿到了学校的第5个 国家一等奖。我门 小组得了5个 省级的二等奖,虽然成绩并总要不为什么么好,但我门 知足了,5个 月的辛苦努力并如此白费。

但是

2010年毕业的那年,我将可是练习过的5个 竞赛题目作为毕业论文进行了提交,没想到毕业时还成为了学校的优秀毕业论文。

也正是原困数学建模竞赛的这段经历,我都后能 和编程结缘,为我但是走向编程的这条道路,埋下了伏笔。

我门 以为让我可是直接走向了应用系统进程员這個职业吗?当时我也是可是认为的,直到我碰了一鼻子灰,走了什么都有的弯路,甚至还南下去了深圳流水线工厂工作了有几个月,才我都后能 真正的下了决心走上编程这条路。

当然了我找工作的这段经历虽然更精彩,我会在上方的文章中慢慢来告诉我门 。限于篇幅这篇文章就写到这里,我计划用连载的法律依据来记录我渡过的十年应用系统进程员生涯,预计会写下十万字,什么都有故事才但是现在开始。。。

作者简介纯洁的微笑,5个 有故事的应用系统进程员。曾在互联网金融,第三方支付公司工作,现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和你一起用技术的高度去看這個世界。

本文由

纯洁的微笑

发布在

ITPUB

,转载此文请保持文章完整性性,并请附上文章来源(ITPUB)及本页链接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itpub.net/2019/06/17/2204/